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张 时 孟 律 师 伪 证 案 风 波
作者:徐建国    发布于:2013-04-09 20:19:19    文字:【】【】【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 邓益辉  任一陆

 核心提示:

10天前,张时孟站在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法庭中局促不安——他不是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出现,而是穿着囚服,戴着手铐,站在被告席上。

  

    继重庆李庄案、北海律师案后,律师伪证罪——被称为悬在刑事辩护律师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这一次落到湖南株洲65岁的老律师张时孟身上。

    在取保候审期间,他向全国律师发出了网络求助信,称自己是“中国的第二个李庄”。

    32965岁的律师张时孟又一次被取保候审,离开了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回到家中。他和朋友们吃了几顿“洗尘”饭后,便将手机关机,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10天前,张时孟站在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法庭中局促不安——他不是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出现,而是穿着囚服,戴着手铐,站在被告席上。

  “一开始他有点蒙,似乎完全没有适应这种角色的转变,直到后面陈述时思路才逐渐清晰起来。”张的同事兼辩护律师胡溪华回忆说。

  当天上午,律师张时孟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一案,在湖南株洲市石峰区法院第九审判庭开庭审理。

  株洲阴云密布,暴雨倾盆。即便如此,仍有多名律师从长沙赶到株洲旁听。坐在旁听席上,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张时孟已经花白的鬓角。旁听者还有当地20余名区人大代表和区政协委员以及多家媒体的记者。因为该案是自201311日新《刑事诉讼法》实施后第一个涉嫌“律师伪证罪”的案例,其开庭引起多方关注。

  张时孟本人及其两名辩护律师均认为,检察院所指控的上述罪名不能成立。

  庭审争锋激烈。在质证阶段,辩方屡屡对公诉机关所出示证据提出质疑,期间合议庭4次宣布休庭。庭审从上午9点半持续到下午6点半,案件审判尚未进入实体阶段,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再审。

  在重庆李庄案、北海四律师案之后,张时孟案再次触动律师界的神经。

 

   

  张时孟为涉嫌贪污的言中强作了无罪辩护。然而,言案尚未有结果,张时孟却因涉嫌律师伪证罪受到调查。

  20121113日,律师张时孟第一次被取保候审。当时,株洲市石峰区侦查机关对他的调查已进行了近一个月。1017日,石峰区公安分局以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将张时孟刑事拘留。

  而被刑拘前一个月,张时孟以湖南中兴律师事务所律师的身份,受理了石峰区井龙村原村支部书记言中强涉嫌贪污3.5万元公款一案。

  张时孟一审出庭为言中强作了无罪辩护。后该案被石峰区法院退回石峰区检察院补充侦查。

  然而,言中强案尚未有结果,张时孟却因涉嫌律师伪证罪受到调查。

  20121017日上午,正在外面办事的张时孟,接到株洲市石峰区检察院起诉科工作人员的电话,要他到检察院去一趟。

  张时孟在法庭上称,到了检察院以后,3名检察院工作人员对他进行了询问。检方的问题包括了“你为什么替言中强做无罪辩护”“你为什么要做伪证”等。

  张时孟回答,“这是辩护律师的权利,律师可以调查取证。”

  下午2点左右,他被石峰区公安分局井龙派出所两名民警带走,审讯继续,直至凌晨两点。

  张时孟说,之后他双手被铐,在木凳上度过一夜。

  他的妻子李金环见丈夫迟迟未归,打了十几次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张时孟所在的湖南中兴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晓南也四处联系找人,无果。直至次日下午1点左右,李金环接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张时孟已被拘留,你过来办理相关手续。”

  随后,张时孟被转到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侦查人员不时来讯问张时孟。张时孟称,在审讯记录签字时,他提出因年纪太大看不清字需配戴老花眼镜时,被办案人员拒绝。

  张时孟陈述说,最后一次讯问结束时,他再次提出同样的要求,但对方称“你不想取保候审吗?不签字就不给你取保候审”。听后,张时孟在记录他承认作伪证的笔录上签了字。

  上述说辞在庭审时出庭民警提出过反驳。

  事实上,张时孟案发后,株洲市律协介入协调,20121113日,张时孟被批准取保候审。

  但此时,他已不再担任言中强案辩护律师。  而言案也在检察机关补充侦查后,更换了罪名被再次提交法院起诉。1218日,石峰区法院以言中强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

 

   

  庭审中,张时孟承认自己在言中强案的调查取证中,有不规范的行为,但绝不涉及犯罪。

  2013123日,春节前夕。张时孟突然被解除取保候审,再次羁押于株洲市第二看守所。

  风波缘起一封求助信。张时孟在取保候审期间,将自己的情况写成了一封求助信,并发到网络论坛,“向全国律协、全国各律师同行求助”。

  他在求助信中称:“在此次证据收集过程中,我承认有违规行为,没有两名律师一起前往调查取证,两名证人同时在一起取证,但我没有构成犯罪……本案中我作为辩护律师向证人收集证据是我的职责范围,我没有使用任何威胁手段或其他不正当方法向证人收集证据,我既没有引诱,更没有利诱证人作假证。”

  “我是中国的第二个李庄。”

  这封求助信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但据张时孟家属说,检察院看到网上发布的求助信,让张时孟承诺不找新闻媒体报道。并称,如果张时孟认罪,就判缓刑,否则,解除取保候审,立即收押。由于张时孟拒绝认罪,即被收押。

  125日,解除取保候审两天后,张时孟就被石峰区检察院起诉。319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时,检方指控张时孟为减轻言中强的罪责,教唆言中强编造案件中两笔开支系村委会集体研究决定,引诱、劝说两名证人违背事实作伪证。

  庭审中,张时孟承认自己在言中强案的调查取证中,有不规范的行为,但绝不涉及犯罪。

  检察院指控张时孟所涉罪名来源于依照我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做伪证的,是犯罪行为,应当判处刑罚。”

  该规定长期以来被解读为对律师的歧视与不信任,成为悬在刑事辩护律师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剑”。再加上这一规定在重庆李庄案、北海律师案中的争议应用,法律界众多人士认为,这一规定极易演变成公权机关对律师进行职业报复的工具。

  开庭时,湖南省内外的不少律师到场旁听。之前的314日,张时孟的求助信在网络上被迅速转载。

  湖南中兴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晓南称,求助信在网上发布一天后,他就接到全国24个省市的律师的援助电话,他们表示欲组团支援张时孟。

  315日晚,株洲市司法局找到刘晓南和张时孟的辩护律师胡溪华谈话。压力之下,刘晓南给全国各地的律师发去短信,请求他们别过来。

  但据湖南律师甘元春介绍,上午开庭前,法院原本准备在一个只有20个旁听座位的小法庭审理该案。但前去旁听的律师较多,经辩护律师和众多律师同行争取后,法院更换了一个大一些的法庭,增加了20多个旁听座位,前去旁听的人都得以进入法庭听审。

 

   

  “检察院的起诉书曲解了法律的定义。”张时孟的辩护律师徐建国称。

  319日上午9点半,张时孟案第一次开庭。北京義派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建国与胡溪华共同担任了张时孟的辩护人。

  但开庭伊始,辩护律师徐建国就因人民陪审员个人身份信息未公布,申请其回避。

  合议庭决定休庭。之后继续开庭,人民陪审员当庭公布个人身份信息。

  在质证阶段,公诉方的证人沈某出庭作证称,自己不愿意写这份材料。证人言某则称,自己连证明上的内容都没有仔细看。不过,他们称,最终都碍于言中强的情面,在张时孟写的证明材料上签了字。

  徐建国辩称,本案中张时孟对证人没有采取威胁和引诱的方式,本案的证据只体现了张时孟劝说证人作证的行为,劝说证人作证不构成犯罪。

  但检方的起诉书认为:2012912日,被告人张时孟伙同言中强在一饭店内,引诱、劝说证人言立忠、沈伟君违背事实作伪证,出具两份证实言中强无罪的虚假证明。应以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追究张时孟的刑事责任。

  “法律中没有提到劝说也构成律师做伪证的犯罪行为,检察院的起诉书曲解了法律的定义。”徐建国对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说。

  而针对公诉机关提供的公安机关的4份笔录,徐建国律师向石峰区人民法院提交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他表示,在两份警方的询问笔录中发现,名为“洪伟”的取证人在同一时间却对两个不同的人取证,“同一侦查人员如何同时讯问犯罪嫌疑人和询问证人?明显取证违法。”辩方要求,应同样追究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对此,洪伟以证人身份出庭作证称,因为当时对被告人张时孟的讯问和对证人言某的询问同时在进行,每边都有三四个民警,而他两个过程都参与了,但是因为笔录只能写两个办案人员的名字,所以他在两份笔录上都签了字。

  该情形还衍生了下文。张时孟案休庭后的第八天,即327日晚,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罗秋林律师在其新浪博客上发表《关于敦促李育新、洪伟两位警官投案自首的公开信》,信中称,办案人员洪伟出现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对张时孟和证人所作的笔录,不合常理且违法。

  同时,公开信还提及,派出所副所长李育新作为证人出庭质证时,突然展示此前一直拒绝向公诉人提交的、且证据目录中没有的讯问张时孟的视频录像。

  罗秋林称,“洪伟、李育新的行为在法律上已经涉嫌伪造和隐匿证据。”

  而在开庭期间,辩护律师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也一度让法庭休庭。

 

“对   手”

  办案中,张时孟常以刑辩律师的身份,在庭审中与检察院的公诉人员成为“对手”。此次,他却被“对手”公诉。

  除了对证据存在质疑,辩护律师认为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涉嫌程序违法。

  徐建国律师发现,本案公安机关2013124日还找到张时孟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要张时孟的律师资格证复印件和接受言中强案件的委托书、资料等,但案件终结时间却是20121225日。

  “这是要故意规避今年11日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有关‘回避’的规定。”徐建国说。

  按照新《刑事诉讼法》第42条规定:“辩护人涉嫌犯罪的,应当由办理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

  在言中强一案中,石峰区检察院是公诉人,与张时孟是对抗关系。如今控辩对手却成了张时孟案的批捕机关和公诉机关。

  参加旁听的甘元春律师分析称,石峰区检察院充当了张时孟案的报案人,但报案后不能有任何司法行为。

  同时他认为,石峰区公安分局接到报案后,根据回避原则,应向株洲市公安局汇报,由株洲市公安局指定非石峰区公安分局的公安机关进行侦办。

  实际上,张时孟所在的湖南中兴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张时孟律师无罪的法律意见书”中,也提及了此事。

  而在319日的庭审现场,徐建国律师也多次以检察官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为由申请公诉人回避,但合议庭经过两次合议后,认为检察官与本案无利害关系,驳回了徐建国的请求。

  19日中午短暂休息时,身为公诉人的石峰区检察院工作人员走出法院大门,守候在外的一群记者围堵上去。面对记者“检察院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追问,检察院工作人员挥挥手,沉默着快速离去。

  指控张时孟的公诉机关石峰区检察院,曾是其多年前工作过的单位。1980年,张时孟从部队转业到该检察院起诉科工作。

  “被检察院起诉时,他所面对的大多是自己的老熟人,这确实让他难以面对。”胡溪华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转业6年后,张时孟考取了律师资格证,进入该区司法局下属机构从事法律工作,后担任过街道办事处副主任。2003年退休后,他进入湖南中兴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

  办案中,他时常以刑辩律师的身份,在庭审中与检察院的公诉人员成为“对手”。但此次,他却被“对手”公诉。突变带来的精神刺激,让再度取保候审的张时孟心有余悸,也失去了惯有的幽默。

  尽管时间未定,但辩护律师胡溪华已经为下一次的庭审写好了辩护词。

  湖南省律师协会会长戴志坚则对媒体表示,省律协已经注意到张时孟一案,已要求株洲市律协在一审结束后就案件向省律协作出详细书面报告,如果律师的合法权益遭到侵害,“省律协会出面。”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