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湖南老律师因伪证罪受审引关注
作者:徐建国    发布于:2013-03-23 16:34:02    文字:【】【】【


  
参加旁听的甘元春律师向记者阐述自己的观点
     

    31957岁的李金环早早守候在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区法院的门口。930分,她与丈夫张时孟将在这里见面。张时孟因“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而受审。
  
  石峰区法院这天上午的旁听证被一抢而空,甚至临时增加了旁听座位。《法制周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参与旁听的除本地律师外,还有来自长沙、衡阳甚至北京的律师。一个看似简单的伪证案,却引来多方关注,反映出律师这一特殊群体的维权背后所折射出的社会思考。
  
  A老律师退休后却进了看守所
  
  19日上午10时许,石峰区法院某刑事审判厅。
  
  开庭后,张时孟对自己被拘捕的经历向法庭作了陈述。张时孟说,20121017上午,他接到区检察院一位检察官的电话,要求他到检察院。“挂电话后,我就坐的士赶到了那位检察官的办公室,随后,他又把我带到同事的办公室。”
  
  “对方问我,为何要替言中强作伪证?我回答说,律师进行调查是法律赋予的权力。”张时孟称,三人对他进行了讯(询)问,并作了一份笔录。庭审中,辩护律师和法官就这份笔录到底是讯问笔录还是询问笔录,与张时孟进行多次交流。辩护律师提出,张时孟提出的这份笔录没在案卷中出现,应调取作为证据使用。
  
  当日下午,张时孟被株洲市公安局石峰分局办案民警带走,并被刑事拘留。下午至晚上,民警对他进行了多次讯问。1030,张时孟被石峰分局执行逮捕。
  
  自此,拥有多年执业经历的张时孟,在退休4年后走进了看守所。
  
  “一生都没犯错的人,退休后却走进了看守所。”李金环对记者说。
  
  B被指控引诱、劝说证人做伪证
  
  一名老律师是如何陷入伪证泥淖的呢?
  
  来自石峰区检察院的公诉人员在宣读起诉书时指控:“张时孟身为刑事被告人的辩护人,在刑事诉讼中伪造证据,引诱、劝说证人违背事实做伪证,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起诉书称,20126月,株洲市石峰区检察院以言中强涉嫌贪污罪向石峰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年911日,被告人张时孟接受刑事被告人言中强之委托,为其担任一审阶段辩护人。同年912日,此案开庭后,为减轻言中强罪责,张时孟教唆言中强伪造案件中两笔开支系经村支两委开会研究决定的相关证据。
  
  “同年912日,被告人张时孟伙和言中强在饭店内,引诱、劝说证人言某、沈某违背事实作伪证,出具了两份证实言中强无罪的虚假证据。(伪造证据)由张时孟负责撰写,言某、沈某分别在两份《证明》上签字按手印,予以确认。次日,张时孟将《证明》提交石峰区法院。”
  
  在下午的庭审过程中,检方出具了多份书证以佐证张时孟的“犯罪行为”。一份是检方所指的两张虚假《证明》,证人言某和沈某指证这两份《证明》时说,这是张时孟写好后让他们签字的,证明中的内容是假的。另外一份是言中强的证词,言中强说是张时孟授意他找来言某和沈某开具证明,两人并不同意,但在他和张时孟的劝说下才签了字。还有一份是张时孟被拘后在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笔录中张时孟承认是他让言某和沈某说这笔钱是村支两委研究决定的工作经费。
  
  对这三份书证,张时孟当即提出异议,他说当初签两份《证明》时,先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两名证人都说这笔钱是工作经费,但他们不会写,就要张时孟代写。他也否认授意两名证人称费用是村支两委研究决定的,这句话是言中强所说。至于在公安机关做的笔录,张时孟说其签字时没戴老花眼镜,看不清楚。
  
  C自称承认违规但不是犯罪
  
  319上午,在回答公诉人的提问时,张时孟承认在为言中强取证过程中存在违规现象,如未将相关证人分开取证,没有两人以上取证等等,但不承认犯罪。
  
  在另一份向社会公开发布的《求救信》中,张时孟也称,“在此次证据收集过程中,我承认有违规行为。(主要是)没有两名律师一起前往调查取证,两名证人未分开取证,(等等),但我没有构成犯罪。”
  
  “按《律师法》的规定,威胁、利诱他人作伪证的(才算伪证罪),而我国《刑法》(的)规定是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的(才)构成律师妨害作证罪。”
  
  “求救信”还强调,“本案中我作为辩护律师向证人收集证据,是我的职责范围,我没有使用任何威胁手段或其他不正当方法向证人收集证据,我既没有引诱,更没有利诱证人作假证。”
  
  张时孟说,“我是中国的第二个李庄。”
  
  “我在侦查阶段提出没有老花眼镜看不清笔录,民警未给我配备老花眼镜。我作为律师被刑拘或逮捕时应当通知律师协会或律师事务所,也没有通知,导致我的其他工作不能正常交接。”
  
  张时孟还指出,“我被刑拘时,新的《刑事诉讼法》已经出台,承办言中强贪污案(后改为侵占罪)的公安机关与承办我妨害作证罪的公安机关同属一个派出所,没有由异地公安机关承办以回避我的案件。”
  
  D是否存在做伪证成争论焦点
  
  据记者了解,此次担任张时孟辩护律师的律师分别是株洲湖南中兴律师事务所的胡溪华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的徐建国,后者曾因在2008年天门城管杀人案中担任受害人代理律师而广受关注。
  
  在319的庭审中,徐建国提出,张时孟在公安机关接受讯问时,24小时内连续接受了三次讯问,此举违背了有关规定,属于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在询问张时孟时得知其20121017上午被传到石峰区检察院时曾接受三个人的讯(询)问并作了笔录,这是重要证据,应重新调取。
  
  根据张时孟承认违规取证的事实,徐建国律师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之规定,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的,只有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才构成犯罪。
  
  “石峰区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认定,被告人张时孟身为刑事被告人的辩护人,在刑事诉讼中,伪造证据,引诱、劝说证人违背事实作伪证,但法律并未规定劝说证人违背事实作伪证可以入罪。这是其一;其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第(二)项之规定,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供、出示、引用的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失实,不是有意伪造的,不属于伪造证据。”
  
  据此,徐建国认为,张时孟不构成犯罪。
  
  E律师认为有利益冲突应回避
  
  中午休庭时,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甘元春在谈到该案的程序是否合法时说,张时孟一案,石峰区检察机关既是举报人又是公诉机关、审查机关,无法对石峰区公安分局的侦查行为进行监督,故应由该院向上级检察机关提出申请,再由上级检察机关决定由其他与本案无关的检察机关进行审查起诉。
  
  “新《刑诉法》明确规定,如果有利益冲突,应当回避。”
  
  “此外,张时孟曾经作过株洲市北区检察院(今石峰区检察院前身)工作人员,该院也必须回避,因其中可能存在利益或私人恩怨。”甘元春说,“张时孟的举证程序有瑕疵,法庭可以不采信,主张证据涉嫌伪证的公诉方——石峰区检察机关也可向张时孟的行政主管单位株洲市司法局投诉,由行政机关进行行政处理。”
  
  参与旁听的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杨阳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言中强一案中,石峰区检察院是诉讼参与者,与张时孟曾是言中强一案的控辩对手,有直接利益关系,这位控辩对手却成了对张时孟的批捕机关和公诉机关,这是不对的。”
  
  湖南湘军律师事务所律师蔡瑛认为,根据新《刑诉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辩护人涉嫌犯罪的,应当由办理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张时孟涉嫌伪证罪一案侦查取证程序,株洲市石峰区公安分局违反了上述规定,应作非法证据排除。
  
  319下午6时许,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再审。张时孟涉嫌伪证一案,罪与非罪的结论,目前尚未可知。
  
  由于案件尚未审理结束,相关部门负责人均表示目前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
  
  延伸阅读
  
  案件背景

  
  20129月,张时孟接受株洲市石峰区井龙街道办事处井龙村原村支部书记言中强的委托,担任其涉嫌贪污罪一案的一审辩护人,后言中强以职务侵占罪被追责,目前,言中强一案处于上诉阶段。

 

 

访问统计